首页>>创客>>“辣椒”院士邹学校:让小小辣椒红遍祖国南北

“辣椒”院士邹学校:让小小辣椒红遍祖国南北

  • 2020-06-17 12:42
  • 来源:央视网
  • 编辑:admin
  • 点击量:1227

      央视网消息:辣椒逐渐成为中国人餐桌上少不了的蔬菜,而辣椒产业的快速发展,与一位科学家息息相关。他就是我国蔬菜遗传育种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湖南农业大学校长邹学校。现在在市面上所能见到的辣椒品种,大部分是邹学校和他的团队培育出来的。几十年来,蔬菜遗传育种专家邹学校虽然只是研究了一个小小的辣椒,但是他的科研成果却帮助了许多农民脱贫致富,带动了整个辣椒产业的发展。

  热衷收集种子 出差第一件事是逛菜市场

  邹学校研究辣椒已经四十多年了。他说:“我这一辈子的科研,就是在一个小小的辣椒上,不停地选育新品种,满足农民的需求,满足市场的需求。”

  上世纪80年代,农民手里的辣椒种子基本上都是自留的地方品种。产量低,抗病性差,品种单一。刚参加科研工作不久的邹学校接到的第一个科研项目,就是培育优质的辣椒品种。而这首先需要大量品种各异的辣椒种子作为基础。“我们做科研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收集优异的辣椒种子资源,来扩大杂交的遗传背景,这样才能培育出比较好的品种。”

  逛菜市场,寻找辣椒种子,这是邹学校多年来的习惯。工作一向勤奋的邹学校每到外地出差,次日早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当地的蔬菜批发市场转转,看看有没有新的辣椒品种。

  出差、托人帮忙……只要了解到哪一个地方有比较好的辣椒品种,有育种价值,邹学校团队就会通过各种途径收集这个品种的种子,为育种服务。一心扑在科研上的邹学校,在40多年的收集历程中,足迹遍布全国各地,甚至在国外考察期间也会尽力收集国外的辣椒品种。

  有一次,邹学校团队前往秘鲁考察当地辣椒生长的情况。他们在一条河边上发现了一个苗圃,苗圃里种了不少辣椒,品质、外观俱佳,尤其适合市场流通。而这种辣椒是邹学校之前没有见过的。

  无意间发现的辣椒优良品种引起了邹学校强烈的兴趣。不懂西班牙语的他随即用手势与当地居民沟通,但收效甚微,当地居民除了知道邹学校对他们的辣椒感兴趣,根本不懂邹学校到底想要什么。

  就在邹学校一筹莫展之际,花园里来了一个工人。他能听懂西班牙语,但工人却告诉他花园里的辣椒还没有成熟,不过秘鲁的另外一个地方可能会有这种辣椒已经成熟的种子,他愿意带邹学校去寻找。

  但是,邹学校发现他的时间安排不过来。当天上午,邹学校有固定的日程安排,无法跟随工人去寻找种子。最后,邹学校与这个工人沟通,请他帮忙收集这种辣椒的种子,并事先付了费用,请他晚上把种子送到邹学校住的宾馆来。

  晚上回到宾馆,邹学校没有看见这个工人。正当他感到失望的时候,那个工人出现了。邹学校不只收获了一份特殊的种子,也收获了一份诚信。

  而这次出差偶然收集到的这个辣椒品种,给他的科研带来了非常大的帮助。

  降低生产成本 小小辣椒走向全国

  邹学校和他的团队利用辣椒种子库,选育出大量辣椒新品种。他的第一个科研成果“湘研”系列辣椒成为2000年以前我国种植面积最大的辣椒品种。农民种植“湘研”后,每亩可以增加收入一千到五千元,甚至很多农民因此成了“万元户”。

  辣椒新品种的培育利用的是杂种优势理论,选出两个不同的辣椒品种,一个作为副本,一个作为母本。在母本开花时,通过聘请工人将花中的雄蕊去掉,然后将副本的花粉传到母本花的雌蕊上,结出果实,培育出新品种的种子。但是这种育种方式有一个缺点,那就是需要大量的劳动力,在种子生产的成本中,劳动力费用的占比有时候会高达60%~70%。

  20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劳动力价格的逐年上升,辣椒种子的价格也不断水涨船高,椒农种植辣椒的利润不断下降,那么如何找到一种新的方式,让椒农能够买到更便宜的辣椒种子,成为邹学校面临的又一个难题。

  “只开花不结果,没有花粉就是天然的雄性不育株……”在辣椒育种基地,邹学校正在和同事讨论辣椒育种成本上涨的原因,他希望找到一种新的辣椒育种方式,减少劳动力,降低辣椒种子的生产成本。

  “选育一个辣椒新品种至少要6到8年,有些人做一辈子可能一个品种也选不出来。育成一个新品种非常难,要创造一种新的育种技术,那是更难。”邹学校说。

  在育种领域,除了利用杂种优势理论选育种子,还有一种途径就是利用雄性不育系进行育种,这种方式能减少大量劳动力,从而降低辣椒种子的生产成本。

  利用雄性不育系培育新品种,最关键的一步是找到优良的雄性不育株。为此,邹学校和他的团队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在从全国各地收集来的几百种辣椒品种之中寻找和发掘。然而,找到雄性不育株只是科研的第一步,它是否能培育出合适的新品种,还有大量科研工作需要做。“整个培育过程大概要14年以上。”邹学校说。

  几百个辣椒品种的培育、记录、分析、对比……工作量堪称海量,而且没人知道是否能够成功。但是邹学校却对此充满信心,他希望每天都更努力一点,早日找到合适的雄性不育株。“虽然知道雄性不育株育种难度很大,但是我们想通过雄性不育杂交品种的开发,给农民提供更便宜的杂交种子,增加农民收入。”

  秉持着这样的初心,邹学校和他的团队加班加点工作,每到深夜,研究室里都是灯火通明。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终于找到了合适的雄性不育株——河西牛角椒不育株。

  由于雄性不育系科研上的成功,辣椒种子的价格不断下降,产量不断提高,辣椒这种原本只在湖南、四川等地种植的蔬菜品种,开始走向全国。

  心系农民 “农村孩子”的科研情结

  出身农家的邹学校有一颗科技惠农之心,一直心系农民,他的科研项目也一直紧贴农民需求。

  2018年6月26日早上6点,邹学校匆匆登上长沙开往泸溪的高铁。原来,在几百米外的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泸溪县兴隆场镇,一场暴雨过后,一种未知的病毒突然开始蔓延,正在侵蚀当地一片数百亩的辣椒地。正值最后的收获期,如果防治不好,所有的努力都将付之一炬。

  泸溪是湖南著名的“辣椒之乡”,这里种植辣椒的历史悠久,不过长期以来当地农民靠天吃饭。当1996年邹学校第一次把辣椒新品种带到这里时,不少村民都不相信。邹学校选择用事实说话,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他发起了辣椒新品种示范种植项目。村民们发现,新品种辣椒一亩地产辣椒四千到五千斤,有的甚至能产六千斤。从此,邹学校就成了村民们心中最信赖的技术专家。没过多久,当地种植辣椒的很多村民就成了“万元户”。

  从长沙出发,坐了两个小时的高铁,又赶了三个小时的山路,邹学校来到了泸溪县兴隆场镇。顾不上休息,他决定先去辣椒地里看看。泸溪县兴隆场镇村民杨铁桥种植的辣椒大部分都是这种情况。邹学校首先来到他的辣椒地里仔细观察了很久,又对各村的情况进行了解,发现辣椒是得了一种炭疽病。邹学校随即教授村民防治炭疽病的方法。得知辣椒还有救,村民们都放下心来。

  过去这样的情况很常见,每到一处,邹学校都耐心地给椒农们讲解辣椒病害防治知识。

  在关注辣椒品种与生产的同时,邹学校也非常重视加工企业的发展。在泸溪,辣椒已经形成了种植、加工、销售一体的产业链,小小的辣椒已经成为帮助农民脱贫致富的红火大产业。

  “因为我出生在农村,了解农业生产劳动强度大、收入低,所以我的科研主要是为了降低劳动强度,提高农民的收入,这就是我的科研情结。”在邹学校看来,他这一辈子太幸福了,从一个农村孩子一步步走到今天,能为社会做贡献,现在每天都过得很充实,感到心里非常踏实。(文/陈思源)

  • 分享到:

您现在的感受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昵称
邮件地址(必填)

发表评论

京ICP备12026250号-2

法律顾问  任党辉  北京双高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