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大凉山里办起国际戏剧节

大凉山里办起国际戏剧节

  • 2020-12-14 10:21
  • 来源:北京日报
  • 编辑:admin
  • 点击量:637

      感动瞬间

  “此时此刻,大凉山是世界戏剧的焦点。”2020西昌国际戏剧论坛举行时,面对通过网络参与其中的众多国际戏剧节负责人,知名导演王晓鹰激动地说道。曾经名不见经传的西昌,借着戏剧的光芒有了如此高光时刻,这也是众多发起人和参与者心中最为充盈的一刻。

  发起人濮存昕和当地彝族小朋友一起演出。

  北京日报记者 牛春梅

  “我不是月亮,看不见山外;山外那座山,我渴望看见……”作为第二届大凉山国际戏剧节的开幕大戏,歌剧《听见索玛》讲述了凉山“悬崖村”从山腰搬到山下的故事,这几句唱词抒发着当地彝族人想要看到更大更美好世界的渴望,也回答了许多人的疑问:为什么当初还未摘下贫困帽子的大凉山要举办一个国际戏剧节?因为要让大凉山看到世界,也让世界看到大凉山。

  名家发起

  仅用一杯茶,定下一个戏剧节

  与国内其他戏剧节不同的是,大凉山国际戏剧节有个规模庞大的发起人团体——濮存昕、李亭、阿来、黄定山、李伯男、赵淼等23位戏剧、文学等各个领域的领军人物让这个新生的戏剧节迅速扩大了知名度。能够聚集如此之多的文化名家共同做一件事,大凉山到底有什么魅力?

  大凉山国际戏剧节发起人、著名编剧李亭回忆,决定办大凉山国际戏剧节仅用了一杯茶的时间。

  那是在2018年,她第二次从“悬崖村”采风归来,当地政府相关负责人希望她能为凉山州首府西昌写一个脱贫题材的戏。在她位于成都的家里喝茶时,这位负责人跟她商量能不能在西昌办个戏剧节,经过一番简单的讨论,大家都觉得可行。

  第二天,李亭坐第一班飞机去北京,抵达后给濮存昕打了电话,约定晚上见。见面后,听到李亭的想法时,濮存昕并没有太积极,毕竟每年有很多地方约他做戏剧节,在他看来这事儿并不容易。巧的是,没过多久濮存昕正好去那边参加活动,顺路去了趟西昌。看到美丽的邛海、葱翠的泸山,感受到温暖的阳光,濮存昕的看法改变了,主动和李亭聊起了如何做戏剧节,“应该让更多人看到西昌。”

  著名戏剧导演王晓鹰更为“疯狂”。从没到过西昌的他,听濮存昕说那里有山有水,还有适合演出的大剧场、小剧场、露天剧场,“听到这些我就兴奋起来,国际上很多戏剧节,比如爱丁堡戏剧节、阿维尼翁戏剧节都是在不起眼的小地方做起来的,在大都市做戏剧节反而很有可能被淹没。”他觉得,西昌有着多元文化,戏剧节可以更有包容感。

  凉山州文旅投资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刘康介绍,西昌的金鹰大剧院有800多个座位,在四川大剧院建成之前是西南最大最好的剧场;凉山歌舞团有六十多年历史,有齐全的设备和技术团队,“演艺市场不太景气时,很多都处于闲置状态,戏剧节期间正好能用上,既降低了成本,又释放了价值。”

  高校助阵

  为大凉山作贡献,责无旁贷

  “虽然我听不懂他们的语言,但能感受到他们灵动的心,所有孩子看上去都不怯场,我小时候可做不到。”2020大凉山国际戏剧节期间,综艺《声入人心》年度最终首席、上海音乐学院在读生蔡程昱以戏剧节公益形象大使的身份亮相,和当地彝族少年一起采风、上音乐公开课,在教室里击掌唱歌,还和彝族小朋友一起组成了“高山合唱团”。

  蔡程昱来到这里,是因为上海音乐学院与大凉山国际戏剧节进行了校企签约。上海音乐学院向凉山文旅集团授牌“社会教育学院实践基地”和“贺绿汀中国音乐高等研究院——中国彝族音乐研究与保护中心”,双方将在凉山文化艺术人才培养和民族事业发展等方面进行深度合作。

  很多戏剧节是戏剧人和戏迷的聚会,而大凉山国际戏剧节则吸引了不少高校的参与,戏剧节期间也举办了不少和教育相关的论坛、活动。2020艺术高校合作联席会议中,全国各地艺术高校负责人齐聚一堂,围绕艺术教学资源如何在大凉山落地转化等话题展开讨论。北京舞蹈学院校长郭磊表示:“凉山人民能歌善舞,文化艺术是大凉山的宝贵资源。我们责无旁贷,愿意为大凉山的文化艺术发展作贡献。”上海音乐学院、上海戏剧学院、北京舞蹈学院、四川音乐学院等艺术高校在戏剧节期间和大凉山正式牵手,分别建立了教学实践基地。

  在论坛上最激动的当属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教授沙呷阿依,她是从大凉山走出去的舞蹈家。她说,大凉山的环境和民族文化有独特魅力,但不来到这儿很难了解。她在中央民族大学学到各种民族舞蹈,却没有彝族舞蹈,“毕业后我留在民大,就是希望能传播彝族舞蹈和文化。”沙呷阿依用了三十多年终于实现了自己的目标,也更能明白戏剧节对家乡文化传播能产生的巨大推动作用。

  文化扶贫

  持续浸润,不必急着问结果

  今年戏剧节举办期间,四川省人民政府于11月17日批准凉山州普格县、布拖县、金阳县、昭觉县、喜德县、越西县、美姑县7县退出贫困县序列,四川88个贫困县至此清零。物质贫困的帽子已经摘下来,但精神文化的富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西昌的听涛小镇,品尝着街边小吃的居民,被咿咿呀呀的戏曲唱腔吸引,追随着几位昆曲演员走进了昆曲《浮生六记》的世界。这场特殊的演出边走边唱,把沈复和芸娘的故事搬来了听涛小镇,观众不仅可以欣赏他们布衣菜饭的生活片段,还能根据情节品尝到传统的苏式小糕点。曾经在苏州沧浪亭庭院和法国巴黎剧场上演过的厅堂版《浮生六记》,在这里吸引了许多从未这样看过戏的观众,他们有些紧张,有些羞怯,但更多的是好奇和兴奋。

  “戏剧可以发生在任何地方”是本届戏剧节的一个重要话题。在有600多年历史的建昌古城里,“土空间”见证着时光长河里的戏剧生活;白沙滩上先锋的戏剧观点进行了碰撞;高原湿地里,戏剧家与彝族儿童共舞嬉戏;关于社区戏剧的论坛在城门洞社区举行……整个西昌市像一个不设限的舞台,戏剧演出和各种活动随处可见。濮存昕说,看到一个只办了两届的戏剧节如何改变这个贫困的地区自然为时尚早,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王晓鹰也表示,文化是一个持续浸润的过程。

  令人欣慰的是,与去年相比,本届戏剧节票房增长20%。从整个戏剧节的投入来看,这两成或许微不足道,但刘康认为,这反映了观众和当地人的心态变化,非常了不起。戏剧节期间,还有两架戏剧包机从深圳起飞,开启了包机看戏的先河,同时,从昆明、重庆等不同方向来的戏剧专列、戏剧大巴也充盈了戏剧节的人气。这些都让每个参与戏剧节的人,对它的未来充满期待。


  • 分享到:

您现在的感受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昵称
邮件地址(必填)

发表评论

京ICP备12026250号-2

法律顾问  任党辉  北京双高律师事务所